你好,歡迎來到中船通! 收藏中船通

董強:加快化解船舶工業過剩產能刻不容緩

發布時間:2019-03-22 14:00 來源:國際船舶網 編輯: 瀏覽:

船舶工業 產能過剩 董強

董強:加快化解船舶工業過剩產能刻不容緩

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,要繼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,在“鞏固、增強、提升、暢通”八個字上下功夫;更多采取改革的辦法,更多運用市場化、法治化手段,鞏固“三去一降一補”成果。在產業政策的引導下,我國船舶工業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堅決落實化解過剩產能的重點任務,以期不斷釋放活力。“船舶工業不僅要從生產端入手,重點促進產能過剩有效化解、促進產業優化重組,擴大有效供給和中高端供給,還要順應居民消費提質轉型升級新趨勢,適度擴大新業態消費模式的需求,增強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。”對于如何做到有效推進改革,全國政協委員董強在接受《中國船舶報》記者專訪時表示,“一方面,船舶工業應重點加快化解造船過剩產能、淘汰落后產能,重構行業健康生態;另一方面,要穩定和擴大消費需求,例如探索打造游艇消費新生活,以新的需求帶動新的增長,建設‘強大國內市場’,助推我國船舶產業結構優化升級。”

加快化解過剩產能刻不容緩

船舶工業是為海洋運輸、海洋開發及國防建設提供技術裝備的綜合性和戰略性產業。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,我國船舶工業發展遭受嚴峻挑戰,特別是產能過剩問題凸顯,嚴重影響了我國船舶工業健康發展和國際競爭力提升。董強認為,當前,船舶工業面臨市場持續低迷、轉型壓力不斷加大的新形勢,加快化解過剩產能的要求更加迫切。

“加快化解過剩造船產能是扭轉船舶工業發展被動局面的根本之策,是提升我國船舶工業國際競爭力的必然之舉,是優化國資配置、培育世界一流企業的必然要求。”據董強介紹,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后,全球新船訂造需求大幅萎縮,近10年新船訂單量年均9500萬載重噸,其中,2018年新船成交量僅為7600萬載重噸,遠低于全球1.5億載重噸的年造船產能。盡管我國造船產能超過6000萬載重噸,但產能利用率卻不足60%;產能過剩導致船舶企業長期處于“接單難、交船難、盈利難”的困難局面,產業虧損面不斷擴大。與此同時,日本、韓國等造船強國加快化解過剩造船產能,實施企業重組,推動資源向優勢企業集中,不斷強化自身在創新、效率、管理等方面的競爭優勢。據了解,韓國三大船企——現代重工、大宇造船海洋和三星重工造船完工量占全國比重超過90%,日本排名前10位的船企造船完工量全國占比也超過90%。此外,現代重工近日又與大宇造船海洋簽署了收購協議,旨在進一步鞏固其市場霸主地位。相比之下,我國排名前10位的船企造船完工量占全國比重僅為76.8%,行業集中度明顯低于日、韓兩國。

船舶工業是我國國有資本布局的重點領域,國有船企的產能占比超過60%。“然而,部分國有船企存在業務重疊、資源分散和過度競爭等問題,不利于國有資本做大做強,將導致國有造船企業距離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的目標越來越遠。”董強認為,應發揮市場“無形之手”和政府“有形之手”的力量,在化解過剩產能和加快重組整合上下功夫。

首先,要加大對落后造船產能的淘汰力度。董強建議國家強化對造船產能的投資監管,嚴格落實國家產業政策,通過進一步嚴格實行“白名單”制度、提高環保標準要求等手段提高行業準入門檻,加快國內落后造船產能市場化出清速度,大力推進不具備競爭力的造修船企業關停并轉。其次,加強國內造船產能的整合,通過整合和優化存量資產,集中技術、人才、設施等資源,更好地發揮規模效益,提高國際競爭力。最后,出臺實施相關支持配套政策。他建議仿照鋼鐵、煤炭等行業“去產能”的做法,通過提供相關資金補助、幫助企業安置閑置人員等方式,加快化解過剩造船產能。

發展游艇大眾消費大勢所趨

董強提出,發展游艇大眾消費,是推進船舶工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帶動船舶工業結構調整、轉型升級的有效途徑之一,同時,也有利于拉動消費升級,建設“強大國內市場”,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。

當前,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,消費已經超越投資和出口,成為推動我國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,消費變革對于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日趨凸顯。在世界經濟復蘇乏力、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形勢下,消費對于穩增長、穩就業、穩預期等具有重要意義,而促進形成“強大國內市場”,在去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被確定為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之一。

游艇大眾消費是近年來國家大力推介的重點,李克強總理早在2016年便提出探索試點游艇租賃業務。

盡管發展游艇大眾消費呼聲較高,但受游艇管理改革進展緩慢、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后等因素制約,我國游艇消費與發達國家相比發展十分滯后,市場規模仍然較小,難以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消費需求。從監管環節來看,游艇消費涉及海事、邊防、航運、旅游等多個部門,而各部門監管職責界限還不明晰,缺乏集中高效的歸口監管部門。從管理制度來看,我國現有關于游艇的管理制度陳舊,難以滿足國內游艇消費蓬勃發展的需要。建造檢驗方面,我國相關管理規定未將游艇從客船中獨立出來,檢驗機構對游艇的建造檢驗參照客船標準,并且各地還存在標準不一致的問題。租賃管理方面,國內將游艇僅局限在自用領域,缺乏明確的游艇租賃管理規定,游艇租賃消費處于監管的灰色地帶,相關企業以“會員體驗”來規避監管。

不僅如此,國內的游艇登記使用手續繁瑣,極大地限制了游艇的便捷使用。據統計,全國現有2萬余艘游艇,但在國內進行海事登記的不到10%,絕大部分在我國香港或境外登記注冊。同時,國內游艇基礎設施建設嚴重滯后,碼頭泊位運營不佳且數量少,新建游艇碼頭項目審批繁瑣、周期長。“這些因素都嚴重制約了我國游艇大眾消費的發展。”董強補充說。

針對制約我國游艇消費發展的難題,董強提出:“希望發揮好政府和市場的作用,理順管理職責權限,完善優化管理制度,加快培育我國游艇消費市場,帶動‘強大國內市場’建設。”

目前,游艇消費領域監管涉及部門較多,各部門都可以管卻又都無法管的“九龍治水”管理現象較為嚴重,董強認為相關部委、部門應攜手合作,建立游艇管理部級協調機制,設立游艇管理專門機構,統籌協調各方面力量,理順游艇管理職責權限,切實發揮好信息共享、統籌協調和措施聯動作用。此外,組建全國性質的游艇行業協會,授權協會開展公共服務,使其承擔部分監督管理職責,優化資源配置,在分擔政府部門監管壓力的同時充分發揮行業協會的協調作用,促進游艇行業更加健康持續發展。

“管理制度的陳舊與不完善同樣是制約我國游艇消費發展的重要因素。”對此,董強認為,相關部門應積極梳理研究游艇管理政策法規,完善國內游艇建造檢驗租賃等環節的管理制度,將游艇從商船中分離出來并單獨設立休閑船艇類別,加快制定游艇租賃管理辦法。在此基礎上,簡化游艇登記使用環節及相關公共設施建設的審批流程,擴大允許境外游艇停泊的區域范圍,完善游艇基礎設施建設,消除游艇大眾消費壁壘,不斷讓新的需求催生新的供給,以新的市場需求激勵船舶工業轉型升級。

精彩推薦

11选5怎么准确杀1个号